19岁遇到36岁马龙•白兰度她为他生2孩10年后子女才获承认

Posted under 鸭脖娱乐app最新版下载安装_主页 On By yabonet

原标题:19岁遇到36岁马龙•白兰度,她为他生2孩,10年后子女才获承认

1960年秋天,美丽的塔希提岛阳光灿烂,沙滩上,一群姑娘们正对着摄像机跳舞,她们头戴花环,腰间缠着布裙,充满热带风情。

19岁的塔丽塔•特里帕亚站在第一排,她有一半中国血统,高挑的身材,乌黑的头发,漂亮而野性。

一年前,为了远离风吹日晒种咖啡的生活,塔丽塔从家乡小岛来到塔希提,应聘到当地最大的酒店。

她喜欢跳舞,是酒店的舞蹈队成员。看到报纸上登出,美国米高梅电影公司招募会跳舞的姑娘作演员,她立刻报了名。

姑娘们在沙滩上排练,对面,米高梅的男演员们穿着海军服,饶有兴趣地欣赏着。他们要在塔希提拍摄一部巨片,而影片的女主角,将从这群姑娘们中间选出。

“不!”塔丽塔本能地拒绝了。这时,身旁的翻译压低声音说:“你知道他是谁吗?白兰度!马龙•白兰度!”

“我才不管他是谁呢!”塔丽塔再次拒绝。对电影,她的认知,仅限于卓别林;对马龙,她一无所知。

她不知道他是好莱坞明星,曾和费雯•丽搭档过《欲望号街车》,也不知道他31岁就凭借《码头风云》获得奥斯卡金像奖,更不知道他两离其婚,还有无数情人。

对塔丽塔的拒绝,马龙没有生气,他颇有风度地离开了。内心里,却莫名有些欣喜,从来没有人能抵抗他的魅力,塔丽塔给了他新鲜感。出人意料,他变得耐心起来。

第二天,塔丽塔收到通知,她从几百个姑娘中脱颖而出,将作为女主角,拍摄电影《叛舰喋血记》。而男主角,正是马龙,在剧中,他们是一对情侣。

在翻译指导下,塔丽塔开始试镜,紧张而忐忑。马龙站在她面前,沉默地观察着。看着她的琥珀色皮肤,他仿佛看到幼年时,那个常常安抚他的家庭教师。

马龙童年不幸,父亲脾气古怪,对他只有责骂和嘲讽;母亲酗酒,有精神分裂症,经常离家出走。

家庭只有吵闹,家庭教师的怀抱,是唯一让他感到安全的地方。后来,家庭教师嫁了人,他觉得,“整个世界都崩溃了”。尽管那时,他不过7岁。

被童年阴影笼罩,马龙倔强、易怒,桀骜不驯,一度成为问题少年,直到一位戏剧教授看出他的表演才华。

尽管演技精湛,声名显赫,但童年经历播下了不安和脆弱的种子,以至时常焦虑、消沉。望着塔丽塔,他表面平静,内心的潮水却此起彼伏。

正式拍摄时,演技超群的马龙迅速进入状态,他没有丝毫顾虑,轻松而自在。在他引领下,塔丽塔逐渐领会了表演,他的手臂拥过来时,她很自然地笑了。

意外的是,除了拍摄,马龙不再和她讲话,只是偶尔抬头时,她发现,他正在远处注视着她,若有所思。

塔丽塔也刻意躲避着马龙,听说,他在海滩上的家里夜夜歌舞升平,这让她反感。

在塔希提的拍摄结束后,他们回到洛杉矶继续拍摄,飞机上,两人连招呼都没有打。

不懂英语,连问路都不会;城市灯红酒绿,刺得她眼睛生疼,那些光亮,总让她无端惊惧。

不拍摄的时候,塔丽塔就把自己关在酒店房间里学英语、读书,决心做一个真正的电影演员。

马龙却变了,他不再冷漠,经常主动找塔丽塔说话,请她到化妆间喝咖啡。然而,塔丽塔只感到危险,她想方设法拒绝他。

一个星期天,马龙突然敲开她的房门,约她看电影。塔丽塔依旧拒绝,但马龙毫不让步,僵持一个小时后,她只好妥协。

出乎意料,马龙摘下了玩世不恭的魔鬼面具,表现地优雅迷人。他给她讲自己的生活:36岁,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,有两个儿子,都跟在他们的母亲身边。

他的脸上,没有了一贯的讥讽,说到不能与最爱的长子相见时,他眼神忧郁,表情痛苦。

塔丽塔被感动了,面前的马龙,像个受委屈的孩子一样,让人怜悯,让人心疼,与之前认识的那个马龙完全不同。

“我爱他身上的一切,他的冷漠,他不以为然的英俊,他的沉默,甚至他不允许别人对他甜言蜜语”。

从荧幕到现实,他们成了情侣。有一次,马龙动情地说:“塔丽塔,我想让你给我生一个塔希提孩子。”

他厌恶好莱坞的虚荣和伪善,他爱上了塔希提那个世外桃源,而塔丽塔,是塔希提的一部分。

当塔丽塔说,害怕生孩子影响电影生涯时,马龙发怒了,他冲她吼道:“电影不适合塔希提人!塔希提人应该远离电影和好莱坞,这里的一切都不是真的,都不是美的!”

不久,《叛舰喋血记》拍摄完成,得知塔丽塔已经敲定了下一部电影的角色,马龙插手,塔丽塔被取代了。

可是,马龙本性不改,仍旧是那匹不羁的野马,经常好几天杳无音讯,对塔丽塔招之即来挥之即去。

塔丽塔既矛盾又痛苦,内心深处,她存着一线希望,希望自己能改变他。尽管,他从不允许她说“我爱你”。

不久,塔丽塔怀孕了,她顾虑重重,不想要这个孩子。电话里,马龙愤怒地喊着:“你肯定是疯了!我想要,你当然要留住这个孩子!”

然而,三个月后,就在塔丽塔幸福地接受了“上天的礼物”时,马龙突然态度大变,要求她去堕胎:“你要的不是孩子,而是我的钱!我的名字!”

这样的冷酷无情,震惊了塔丽塔,她冷静地回答:“我不要你的一分钱,我要带孩子回塔希提。”

谁料,马龙却是反复无常。塔丽塔回到塔希提后,他时而电话追踪表示关心,时而又谋划着把她骗去日本堕胎。

“让我深深地吻你还有我们的小东西,我为你感到无比的骄傲,我感到很幸福。我全部的爱,给你和他。”

可是,他不愿在法律上承认这个孩子。他任性而强势,塔丽塔毫无办法。他说想念儿子,她必须马上飞到洛杉矶;他表现出冷漠和距离,她就立刻离开。

马龙的感情生活从不安定,可当塔丽塔放弃等待,接受别人的追求时,他总会及时跳出来百般阻挠:“你总是和傻瓜在一起,这并不是我的错。”

为了让她远离“傻瓜”,他买下一座小岛,让她管理岛上的酒店;他说想再要一个“塔希提孩子”,她便为他生下女儿夏安。

整个六十年代,他事业滑坡,一度怪癖孤独、沉默寡言。疲惫时,小岛就是他的避风港。在伦敦拍摄时,他给塔丽塔写信:

“我无数次地想起我们的家,我觉得你不仅美丽,而且贤惠。每当我肩上扛着鱼,出海回家,听见你在家里唱歌的时候,我就感觉很幸福。”

心灵获得安宁,马龙在电影事业上重放异彩,1972年,《教父》引起轰动,凭借此片,他再度荣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。

不幸的是,因为长期缺乏父爱,两个孩子重蹈马龙童年时的命运,儿子敏感脆弱,女儿17岁时吸毒成瘾,精神也出现问题。

绝望之余,塔丽塔向马龙求助,电话那头,马龙冷淡地说:“我的女儿没有病。”

可怕的五年中,他遗弃了他们。塔丽塔在战战兢兢中度日如年时,他又和保姆生了三个孩子。

1995年,女儿夏安自杀,马龙没有来。几天后,他来信解释:“我不想让报纸对我们的事添油加醋。”

随着年龄增长,共同的痛苦让彼此重新靠近。以高额的赡养费为代价,马龙结束了和保姆的关系,重新和塔丽塔生活在一起。

桀骜不驯的一生,他终于明白,荣耀和繁华是一场梦,只有塔丽塔,忽视他的名利,理解他的脆弱。只有她,能给他安宁。

他不再隐藏情感,第一次对她说:“塔丽塔,我一直爱你。” 那年,他已经79岁了。他在自传里承认:“

迟暮时,他们终于不再相互伤害。那些爱与痛,塔丽塔想写出来。征求马龙的意见时,他收起一贯的嘲弄和讽刺,认真地说:“好吧,塔丽塔,写你的书吧。”

2004年夏天,马龙去世。6个月后,塔丽塔完成了回忆录《马龙:我的痛我的爱》。

书的封面,正是当年他们共同拍摄的《叛舰喋血记》的剧照:他穿着漂亮的英国中尉军服,温柔地轻拥着她,她头戴花环,面含微笑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